全國各縣市 殯儀館 火化場 合法禮儀社 合法墓園寶塔 合法生前契約
粉絲團
臨終處理
喪禮流程
喪葬費用
禮儀公司
墓園/寶塔
禮儀用品
慎終追遠
殯葬文書
身後事
遺囑/繼承
生前契約
預約葬禮
環保自然葬
禮儀師
寵物天堂
臨終關懷
悲傷輔導
消費權益
喪葬禮俗
名人說生死
喪葬文選
好書共享
電影分享
喪禮證照考試
產業動態
殯葬革新
殯葬藝術
銀髮生死教育
兒童死亡教育
專訪演講
生死教育
殯葬新聞
殯葬論壇
殯葬政策
►107/5/19(六)「生命桌遊館」之「穿越時空」桌遊活動報名中 ►107/6/10(日)台中市立圖書館「生命桌遊館」活動報名中 


他在那天晚上還在他的文件中檢查了好久,撕破了許多,把它投入爐子裡,在幾個小包上寫上威廉的地址,蓋了封印。那裡面有若干短張和隨筆之類的東西,有幾種是我看過的,十點鐘他叫傭人添火,拿一瓶葡萄酒來之後,他叫僕人去睡覺。僕人的房間離此頗遠。僕人和衣而睡,以便及早起來;因為主人吩咐:驛站的馬車在六點鐘以前要到門前來。

「四周萬籟俱寂,我的心境平靜的很。上帝,我感謝你,承你在最後的瞬間賜給我這種溫暖和力氣。
我走到窗口,最親愛的人啊!朝外邊看,還能透過狂飛亂湧的游雲看見永恆的太空中有幾顆星辰!不,你們是不會墜落的!永生的上帝把你們抱在懷裡,也抱著我。我看見了在眾星之中我所敬愛的北斗星。我以前在夜裡辭別你,一出門時,北斗星總是迎面照著我。我屢次瞻仰它就會多麼陶醉。我常舉手把它當作當晚幸福的象徵,神聖的標記!還有——噢,綠蒂,我怎能不想追你!你不是時常環繞著我嗎?我不是像孩子似地把你這位聖女所接觸的任何瑣碎的東西都不知足地奪過來嗎?
親愛的影像(維特替綠蒂所畫的畫像),綠蒂,我把它送還給你,請你珍藏它。我每次出門和回家時,我總要吻它,不知道向它寒喧過多少次。
我寫了一封信給令尊,請他保護我的遺骸。墓地上有兩株菩提樹,在後方朝向田野的角落裡,我願意安息在那裡。他能夠,他想必肯為他的朋友照辦罷。請你也替我請求他。我並不強求虔誠的基督徒把他們的遺骸和我這不幸者同葬在一起。唉,我本來是要你們把我葬在路邊或靜寂的山谷哩,以期祭師和利末人做禱告而走過墓碑面前時,撒馬利亞會流淚憑弔。
綠蒂,我現在不怕拿起這可怕的毒杯,我將把它一飲而盡!這是你交給我的,我不畏縮。罷了!我一生的願望和希望都就實現了!我就這樣冷靜地,堅定地要敲叩死神的鐵門!
綠蒂,我何幸而得享受這種為你而死,為你而犧牲的幸福啊!如果我能恢復你生活的安寧和歡樂,我情願勇敢、痛快地死掉。但是,哦,能為自己所愛的人流血,以自己的死為朋友煽起千百倍的新生命,是只有極少數的仁人義士能蒙受這種天賜的幸福啊。
綠蒂,我要穿著這件衣裳入土;因為它是你接觸過的,成為聖潔的淨物了。我也請求令尊這樣辦理。我的靈魂會在棺柩上漂盪,切勿檢查我的衣裳。我第一次在你弟妹們中看到你時,你戴在胸前的這條淡紅色的絲帶——哦,你的弟妹們,請吻他們幾千次並將他們朋友的不幸命運講給他們聽。可愛的孩子們!他們聚集在我的周圍。唉,我多麼密切地和你相連呀!從第一次見面,我就不能忘記你,這條絲帶,務請把它和我同葬。它是你在我的生日送給我的。這些東西,我多麼愛它!——唉,我未曾料到我所走的路會引我到這裡來!——但請你安心,求你安心吧。
槍已經裝上子彈——時鐘正在敲打十二點!那麼好罷!——綠蒂!綠蒂!祝你安好!永別了,來生再見!」

一個鄰人看見火藥的亮光,又聽見槍聲;但是隨後仍歸於沉寂,他就不再注意它了。
早晨六點,僕人持燭進來,發現主人倒在地上,看見了槍和血。他呼喊他,跑去抱他;沒有回答,只是喉頭還霍霍地響著,僕人跑去請醫生,去找阿爾勃特,綠蒂聽見有人拉鈴驚慌得渾身寒戰,連忙把丈夫喚醒,一同起來,僕人氣急敗壞地報告凶耗,綠蒂在丈夫面前昏倒了。
醫生來了,發現維特倒在地上,已經無法救治,脈還在跳,四肢都已麻木。他從右眼上射穿了自己的頭,腦漿流出來了。雖然明知無效,醫生給他在腕脈上放血,血流出來,他還在呼吸。
因為椅子的靠背有血,可以推想,他是坐在寫字檯前面自殺的,然後倒下來,在椅子周圍抽搐亂滾的。他對著窗子躺著,衣裝齊整,穿著長靴、青色的燕尾服和黃色的背心。
同舍、鄰里,全村都驚動了。阿爾勃特進來時,維特已被移在床上,額部纏了繃帶,臉色已如死人,四支全然不動。肺部還在可怕霍落霍落地響著,有時強,有時弱,大家都知道他快完了。
那瓶葡萄酒他只喝了一杯。一本《愛彌利亞˙迦洛提》攤在桌上。
恕我不再贅述阿爾勃特的驚愕,綠蒂哀掉的情形。
老法官依聽到噩耗就策馬趕來,流著熱誠的淚水吻著快要斷氣的維特。他幾個年長的兒子也都徒步跟來,不勝背痛地跪在床邊,吻著他的手和口。最年長的那個男孩是維特最疼愛的,他吻著維特的嘴唇不放,直到維特斷氣,才被勉強抱開。維特在中午十二時斷氣。幸虧有老法官在場,適當地處理了一切事宜,眾人的紛擾才得平息。夜裡十一時左右,他叫人把維特的遺骸安葬在他自己所選定的地方。老人親自送葬,兒子們也跟著同去,阿爾勃特卻不能去,因為大家在未綠蒂的生命擔憂。腳夫把靈柩扛去,並沒有僧侶伴送。

 
用LINE傳送























◆美國得來速喪禮



COPYRIGHT 2009‧本站所有圖文皆受著作權法所保護‧轉載請註明出處
三月春雨有限公司 TEL:04-2378-0123│E-MAIL:service@sycy.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