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各縣市 殯儀館 火化場 合法禮儀社 合法墓園寶塔 合法生前契約
粉絲團
臨終處理
喪禮流程
喪葬費用
禮儀公司
墓園/寶塔
禮儀用品
慎終追遠
殯葬文書
身後事
遺囑/繼承
生前契約
預約葬禮
環保自然葬
禮儀師
寵物天堂
臨終關懷
悲傷輔導
消費權益
喪葬禮俗
名人說生死
喪葬文選
好書共享
電影分享
生死教育短片
喪禮證照考試
產業動態
殯葬革新
殯葬藝術
銀髮生死教育
兒童死亡教育
專訪演講
生死教育
殯葬新聞
殯葬論壇
殯葬政策
►行動咖啡館活動 ► 聊癒電影院系列活動 

 

臨終關懷中心27年搬遷7  北京關懷醫院院長呼籲對臨終老人寬容

 

當許多國家積極推動病患安寧照護,極有成效之時,大陸杭州一社區內欲建臨終關懷中心,多次遭居民反對,近日最終決定取消。對於這次的「抵制」,北京松堂關懷醫院院長李偉接受專訪說,這是大陸社會的普遍現象,家屬為體現孝心願意花高額的醫療費,但大多數人沒有為老人付臨終關懷費的習慣。

 

1987年,李院長成立全國第一家臨終關懷醫院「北京松堂關懷醫院」,27年來,有32千名老人在松堂醫院去世,李院長說,「每個人從出生開始就在走向死亡,當生命不可逆轉時,如果能沒有痛苦、不帶遺憾地離去,人們將不再懼怕死亡,並更珍惜活著的每一天。」

 

臨終關懷中心的設立常被社區居民看做洪水猛獸,大家想到每天要與死亡的人為伴,都陷入巨大的恐慌中。北京松堂關懷醫院曾搬過7次家,其中4次都是因為居民反對不得不遷走。李院長說,「死亡是不可避免的,臨終關懷醫院對活著的人的正常生活並不會構成任何影響,為什麼他們就不能對臨終老人寬容一些?」李院長實在想不明白。

 

李院長說,他在1968年被下放到內蒙古農村當赤腳醫生,認識了被打成「牛鬼蛇神」的張老師,當時張老師病重,癌症已經晚期擴散了。某日他與張老師聊天,張老師特別興奮,說了很多以前的事,說到最後開始流著眼淚:「我一生沒做對不起別人的事,可是我連人的稱號都沒有,他們都叫我牛鬼蛇神。」當時李院長也不知道該怎麼勸他,只能說會去幫他平反,恢復名譽。

 

雖然答應了張老師,李院長卻無法憑一己之力平反。隔天,他再去找張老師,張老師的眼光是那麼的期盼,李院長突然想到,為什麼不能安慰他呢?當下他編了謊話,說已和領導彙報了,同意給他恢復名譽。張老師興奮地一把抓住李院長,不斷重複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當天晚上,張老師就去世了,而且帶著微笑。李院長說,這是他第一次模糊的接觸到臨終關懷,也是之後創辦松堂關懷醫院的起因。

 

80年代開設臨終關懷機構,在當時的社會是無法接受的。1992年,李院長的醫院因租金問題第一次搬家,新位址在一個社區內,居民們群情憤慨,他們將醫院看成是死人醫院,是八寶山前一站,在社區裡會晦氣,上百個居民堵住醫院門口,不讓老人入住。當時中心的老人們被迫坐在馬路邊,護士們抱在一起哭。護士們問院長:「我們是好人嗎,做的是好事嗎,為什麼人們都反對我們?」這場僵持持續了4個多小時,老人們在半夜才住進新病房,而類似的反對,松堂醫院經歷了4次,直到2003年搬到目前固定的院址,「我能感覺到人們對臨終關懷的逐漸接受,我們最後一次搬家,有計程車隊、志願者主動來幫我們,社會在進步。」

 

現在松堂醫院住著396位病人,平均年齡81歲,平均住院時間一個月,大部分是別的醫院宣佈沒有治療意義,病情無法逆轉的,但也有因年齡太大,自己或家人主動入院安度餘生的。對臨終病人原則上採姑息治療,以減輕病人痛苦為目的。例如:晚期腫瘤病人承受的身體疼痛是很厲害的,在確定病情不可逆的情況下,會大量使用杜冷丁止痛,或進行阻斷疼痛神經的手術,一旦身體不疼痛了,病人的精神壓力就減輕一半,再輔以心理疏導治療,臨終病人就不會對即將到來的死亡感到恐懼。

 

在減輕病人痛苦的同時,另一宗旨就是不讓任何病人帶著遺憾離去,要對每個人都實現最大程度的體貼。老人年紀大了,其實跟小孩一樣單純,只要叫他們美女、帥哥,他們就笑得很開心。

 

一位86歲的老奶奶,因消化系統疾病入住松堂醫院,遇到一位79歲的老爺爺,因為都愛好書畫,總有說不完的話。一次,醫院快熄燈了,老爺爺還在老奶奶病房裡聊天,護士讓老爺爺回病房,但他像小孩般執拗地說不想回自己房間,還想待在這裡,護士就滿足了他的要求。李院長說,兩個老人的感情其實非常純真,就是單純喜歡對方。後來,經過家屬同意,松堂醫院給兩位老人舉辦了一場名義上的婚禮,老人坐著輪椅穿著紅色唐裝,一直笑著握著對方的手。幾個月後,老爺爺、老奶奶相繼離世。

 

還有,給老人舉辦「個人演唱會」、給一直嚷著要加工資的腦萎縮病人「發工資」,松堂醫院儘量完成每個臨終老人的心願,上午8點到10點,是老人們集中活動的時間,50多位老人一片歡聲笑語,他們坐在輪椅上,孩子一般歡呼、嬉鬧。而二樓的病房裡,又有人去世了,死亡,是這裡的生命常態。

 

西方醫學專家認為,人的臨終期是6個月,但李院長認為人的臨終期是280天,與人在母親子宮的發育期時間一樣。人臨終時,不可能再回到母親子宮,社會就有義務提供一個「子宮」,讓老人感受到社會的呵護和關愛。

 

臨終關懷服務主要的人工護理費沒有納入醫保體系,這無形中把很多病人擋在了門外,而醫院除止痛藥物外不主張用藥,藥品都由家屬去醫保定點請醫院開,所以臨終關懷醫院也不能夠以藥養醫,每位老人每月的住院費約3000元人民幣,再高病人就承受不起,所以松堂醫院營運僅夠持平。而在其他醫院的腫瘤病房,每月10萬元醫療費都是正常的。

 

除了醫保體系不支持,一些老人面對自己臨終時的態度也讓李院長揪心。一位老太太住院期間,每個月只訂200元的伙食餐,難得吃個餃子也只捨得吃素餡兒的。去世後,家人發現她竟有120萬元存款。已經面連臨終了,還不肯為自己花錢,可見社會一直只有優生教育,沒有優死教育,沒有教人們如何正確對待死亡。

 

不過讓李院長欣慰的是,病人家屬對臨終關懷的理解程度已有所改善。以前一提起把老人送到臨終關懷醫院,就會被扣上不孝的大帽子,現在接受臨終關懷概念的人多起來了,也可以隨時到醫院24小時探望,老人不會有被拋棄感。李院長很希望在別的城市推廣松堂模式,一直在談卻還沒有談攏的,因為臨終關懷醫院很難有獲利。

 

《臺灣殯葬資訊網》103/05/20

 

 
用LINE傳送





















◆首例3D複製死者手指紋解鎖手機
◆美國太空葬實錄
◆一個婚禮一個葬禮同場辦彌撒


COPYRIGHT 2009‧本站所有圖文皆受著作權法所保護‧轉載請註明出處
三月春雨有限公司 TEL:04-2378-0123│E-MAIL:service@sycy.com.tw